蝌蚪影院俺去也网在线观看,三级片网站,WWW黄色

蝌蚪影院612飞越

作者:山水话蓝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攻约梁山最新章节!

    蔺节级不是习武者,更没练过夜眼和夜行术,比不得抗辽经常打夜战练出来悄悄夜行能力的柴进铁二,比不得两鬼子忍者,更比不得似乎长着魔眼的黑夜如白天一样看得清的赵岳,他摸黑走得很吃力,好在有赵岳细心体贴地一直扶架着他一块儿走,他才不至于跌跌撞撞的.......

    但,有亮光了,遮月的乌云终于慢慢飘过去了,弦月又出来了,天地朦胧却又有亮能模糊看清街道房舍的轮廓了,不用瞎子一样难受了,走路是方便多了,情况却也不那么美,因为这样也容易被别人发现。

    城里晚上有更夫,

    而且,这几天被高廉和执法宦官特意安排的,还有官兵沿主要街道巡逻防范......

    赵岳他们都是外人,只有蔺节级对本城惯熟。

    赵岳很信任地叫蔺节级负责带路。蔺节级也不负众望,引着大家串街走巷,一路躲避着官兵和更夫,很快就来到了赵岳目的内的南城东南角。

    城上可有官兵把守。

    蔺节级仰头瞅着黑乎乎的城墙,尽管没发现这一带上面有官兵在却仍然害怕担心不已,但赵岳却冲他笑了笑,示意他没事,竟然引着大家径直从城墙道就那么大大方方走上了城墙。

    到了城上一看,周围果然没有人影,目光所及处全空荡荡的。

    无疑,守城的官兵没有象守监狱的官兵那么本分老实听上面的命令,都不知躲到那窝着偷懒睡觉哪,

    此时已是过半夜,正是人一天当中最犯困和睡觉最香的时候。

    这些由民间地痞流氓等或是老军.痞混组成的坏蛋官兵哪是什么忠诚老实勤守职责的人,上面不能在眼前看着他们,这里又不是时刻得严密盯着情况的凶险边关,他们自然就会耍滑偷懒。

    当然,最主要是守城官兵不认为柴进的人能够无声无息地飞跃宽阔的护城河爬到城上来。

    赵岳感官异于正常人,站在城下就能感应出城上没有人在暗中把守盯着,也没有官兵藏在这一带偷懒睡觉,就敢这么大大方方地上城。

    蔺仁哪知道人竟然能有如此敏锐的感应力,所以尽管上来没发现官兵,却仍难免紧张得很,不断地慌张扫视着四周。弦月照着呐,官兵若眼尖点,在远处就能模糊察觉有人......

    好在,柴进等也露出紧张神色。到了逃出生天的最后一步了,可千万别这节骨眼上出什么意外。再说了这怎么出城啊......有伙伴也紧张,这让蔺节级感觉好了点,不那么丢人了。

    赵岳却是镇定从容得很,无声地一挥手。

    他身侧的小野次郎立即打开手电筒对着城外黑夜接连开关闪烁了四下。

    赵岳则接过盛隆司田从背的包里取出的一盘绳索,摸黑亲手把绳索的一头寻一个结实的城垛转瞬几下子绑了上去,然后静静稍等了片刻,又把着绳索另一头猛地向护城河对岸一掷。

    绳索圈呼地展开了,如一条城墙上猛然窜出去的可怕长蛇一样飞向城外。

    原来,绳索另一头有个比鸡蛋细些的约二十公分长的铁钻,所以一掷,绳子能这么飞出去。

    护城河边有人,

    是铁七、赵岳的卫士长真一郎,以及跟着赵岳来到这里的原朝廷御前飞龙大将酆美御前飞虎大将毕胜二人。

    四人原本藏在城外的黑暗中等待着,以免暴露在月光下被那时还在城上时不时巡逻还没有偷懒睡觉的官兵发现,感觉城上官兵不巡逻了,他们也没敢乱动,直到约定的手电光在城头闪烁了,他们才大喜,松口气,连忙按手电对应的方位轻手轻脚摸到护城河边。

    特务头子铁七和真一郎都是专门练过夜眼之能的。

    酆美和毕胜,身为统军大将及皇宫宿卫头子,也必须有夜战之能。

    四个人的眼力不同,但借着不够亮的月光都能够模糊看到有东西从城头飞过来。他们知道是什么。还是铁七和真一郎在黑夜中的目力强些,并不怕飞扎过来的铁钻。

    真一朗不象通常显得矮小而猥琐的倭人,比铁七的个子还高,此刻占了身高优势,凌空一伸手就把铁钻准确接住了。铁七则一把将后面的绳子拽住了,极快地连倒了几把,把绳子瞬间拽紧了,让长长的绳子不至于落入护城河中弄出动静,然后二人一齐向后走,把绳子彻底拽绷起来,再把铁钻扎入地中,并且用脚把铁钻彻底踩入地中深处做好固定。

    酆美很积极,连忙上前代替了真一郎,用体重和脚力踩压住铁钻。真一郎和铁七顺着绳子上前,站在绳子凌空半人多高处,一个拽着绳子,一个空手等着,都盯着绳子另一头的城上。

    毕胜也积极帮忙,站在铁七二人身后帮忙拽绷紧绳子。

    柴进和蔺节级几个人没那么好的夜视能力,只靠这点月光可看不清远远的护城河外的情况,但赵岳能看到城外已经准备好了,立即示意盛隆司田。

    盛隆会意,已把身上收拾得利索,此刻轻轻上了城垛,娴熟地抓到绳索,头冲下,双脚叉在绳索上,身体悬在绳子上,倒着向城外双手放松做空握状,刷地就滑了下去。

    铁七看到他这个黑影下来了,连忙伸手抓扶,及时接住了盛隆司田,盛隆不至于滑下来太快太猛而一头撞地上受伤和弄出动静。

    盛田反应迅速,交叉绳子上的脚一松,人就稳稳站在了地上,其实没人接应也不会有事.......总之,双方做这个配合都纯熟无比,以前的练武长大过程中早训练过不知多少遍了,此刻实用出来自然是小菜一碟,太轻松了。

    城上随后是柴进,

    做这种活,柴大官人没盛隆那么娴熟利索,却也不陌生,也是练过的。

    然后是粗壮沉重的铁二......也一点问题没有,转瞬下来了。

    然后是相对瘦小轻盈的小野,这鬼子下去得更利索......

    转眼城上就剩下赵岳和蔺节级两个人。

    轮到蔺节级了。

    蔺节级就是个读过点书混成了司法小吏的寻常人,

    他可没玩过这种惊险刺激活,看着前面的人做起来似乎轻轻松松一点不难也没啥危险,但他却忍不住地害怕,不敢,却又急于逃脱这座城池.......赵岳笑着轻轻拍拍他的胳膊,低声道:“别紧张。这一点不难。我抓着你上去。你掉不下去。你头向上,手抓牢绳子,我帮你把脚在绳子上叉好后,你再试着稍松松紧握就能滑下去。”

    蔺节级点着头,却望着漆黑的深深的城下河还是害怕,犹豫着不想上,却又知道到了这关,赵岳八成是不能或不会再带着他轻松下的,此关可能也是道考验,骄傲的沧赵家族肯定不要废物部属,尤其是他这种必然在司法工作中干过昧良心缺德事的坏蛋.....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完成。

    也果然,赵岳又轻声道:“这关,我帮不了你。你若不肯或不敢下。那你就不要怪我赵岳言而无信了。你只能自己留在城里等着明天事发被搜捕出来.......”

    蔺节级一惊,

    一想到自己因为此刻的胆怯丢人或许还有自私只顾躲难处......而没出得了城,被逃走了柴进而狂怒的高廉捉住了进行疯狂拷问惩罚......他激灵灵猛打了几个哆嗦。

    落霸道凶残的高廉手里,死都会是那种最凄惨痛苦最可怕的死法,他是节级,早见识过。

    不行,绝不能被捉到......

    赵岳说了会丢下他不管,就不会仅仅是说说吓唬他能勇敢点。沧赵讲信誉,但因为他个人原因而不得不放弃,跟他这么明说了,这也是讲信誉不是?

    他虽只是个司法的吏,但日常早见多了官场大人物的这种讲信誉法。

    仁慈的神也只助奋勇自救的人,不会救躺着专等着被救的.....你自己都不管你自己,不在乎或不肯拼,别人岂会在乎你。

    这些道理,他都懂,正是玩司法的才很懂。

    他往日如此讲信誉的事也干得多了,明白.......

    他咬咬牙,拼命鼓足勇气,先双手相互摸了摸盛隆司田事先发给每个人的一种手套,防滑,防摩擦的,双手手指下意识交叉了几下,然后在赵岳抓着他的相助下,大起胆子上了城垛,凌高眼一瞅下面的漆黑似乎深不见底,又在狭窄的城垛砖上站着被似乎骤然大起来的夜风吹着,似乎会轻易失足被吹落城墙落进无尽的深渊......他的心又惊得不轻,又不敢动了......

    赵岳的眼睛在黑暗中鄙夷地瞅着这个节级汉子:你良知未泯或许不那么坏,但,在封建陈腐荒唐愚昧野蛮各种任性霸道凶狂的这时代,管司法和监狱的人,即便没亲自动过手,却都见多了刑询或地狱般监牢中的凶残事,见罪犯承受酷刑,见被冤枉成罪犯的无辜的人在监狱里被魔鬼牢子百般凌辱折磨,看着各种非人的凶残恶毒刑罚,你不害怕,甚至可能极欣赏这种事,当成是一种工作乐趣或消遣,怎么的?轮到自己头上了,这还不是那种凶残酷刑呢,你就吓成这样了......

    蔺节级在胆战心惊中极想跳下城垛坚决不上绳子上冒险了,但转眼却看到赵岳的脸。

    朦胧的月光下,赵岳脸色严肃,再无此前的种种亲切暖人,那对眼睛在月夜下显得尤其漆黑幽深而明亮锐利,似乎在幽幽发着妖光,流露着无言的沉静和......冷漠,或许还有别的意味。

    蔺节级大惊,立马动了,

    在赵岳一手紧紧抓住他的安全下,双手颤抖着一手抓着城垛一手抓住绳索,都抓得死死的,生怕赵岳鄙夷他的不堪而一发狠松手把他丢下城抛弃了他,但他的脚却被骑跨到城上的赵岳强行弄到了绳子上叉了起来,然后,赵岳似乎笑了一声,说:“好了,这只手再抓上绳子,你就能下去了。不敢快滑,也能稍松开点紧握,慢慢滑下去,不会掉下去的。”

    如同骑虎难下一样,蔺节级这时候再想不肯也不可能靠自己回到城上了,

    他浑身紧绷,哆嗦着一咬牙,把抓城垛的手也抓到绳子上,然后一闭眼稍松松双手的抓劲,嗯,果然开始滑下去,并不快,原来真没那么吓人,这很容易,不是吗?

    他胆子大了些,也知道不能太慢老悬在绳子上,否则就自己的体力和胆子,指定得累得很快力尽并吓得脱手掉下去,无论是跌坚硬的城根上还是跌入深深的护城河里,那都死定了......他可不会游泳,更没玩过高空跳水......

    拼命得自我打气......他总算是松大一点紧抓.....较快地,实际是慢慢的下去了,好在这段飞越的路程很短,他的腐败文吏小身膀还能撑得住这点距离.....被等得不耐烦的铁七也接住了。

    双脚落到艰实的大地,这家伙紧悬的心这才一同落了地,紧闭的眼睛也敢睁开了。

    现在,轮到他有点闲心好奇了:赵岳亲自断后,无疑是要收了绳子,不留下任何踪迹,那么这么高的城,加上护成河,赵岳自己能怎么过来呢......

    就在他有了闲心的抬眼间,赵岳已如同一只大鸟一样飞下城,下坠间,脚尖在身后的城墙上一点,下坠顿时变成横飞了出去,河这边,真一郎和铁七感受着绳子的松紧变化,盯着赵岳黑影双双及时收绳子较劲猛地一拽,把握着绳子另一头正冲着这边飞来的赵岳一个加速直接拉过河来。

    赵岳笑眯眯的轻盈地落在了大家身边,双手还能在凌空时帮着收绳子以免绳子垂下落水。

    蔺节级看不大清这一切,却仍然看呆了:这特么是人能做到的吗?敢这么跳至少七八米高的城,这得多大的胆子,多高的本事!?

    令他惊叹羡慕的是,这帮人配合得真默契而有力呀,简直天衣无缝,这就是神奇的沧赵,这就是梁山好汉.......

    在他发呆感叹间,酆美已经把铁钻从地里拔了出来,并且细心地就脚把地上这个眼碾平掉。盛隆司田这边也把绳子迅速盘好了,接过铁钻和绳子一并,收入了背包里装好了。

    真一郎过来一把架扶着蔺节级帮着蔺节级脚步声能轻些地迅速离开......

    转眼,一行人就没入了远方的黑暗中。
俺去也网在线观看,三级片网站,WWW黄色网站地图html